论文选载>>浅析网络广播剧的艺术特征

   

  

长春人民广播电台  刘国君

  与传统意义上的广播剧日渐淡出听众视野,越来越成为少数精英文化和主流文化关注对象的同时,近几年来,一种在网络上传播的、既具有传统广播剧的形式,又与传统广播剧在艺术特征和美学价值上存在很多区别的网络广播剧却是方兴未艾。不但有一个蔚为壮观的上百个制作小组(团队),而且作品也达几千部(集),特别是动辄上百万的点击率更为之创造和积累了一个广播剧听众“粉丝团”。那么,到底该怎样定义网络广播剧?网络广播剧与所谓的传统广播剧有何关系?又具有什么样的艺术美学价值?对于主流的、或者说传统广播剧的制作和传播又有何借鉴意义?本文拟就这些问题做一粗浅的分析和探讨,以期引起业界对这一新兴事物的兴趣和关注,为其良性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理论环境和舆论氛围,并希图在互相学习和借鉴中更好地促进传统广播剧的振兴和发展。

  一、网络广播剧是一种在互联网上并且仅在互联网上制作和传播的广播剧艺术形式

  想对网络广播剧下一个严格的定义并不容易,也没有必要,“网络广播剧”的概念更具有心领神会、约定俗成的意味。但为了讨论的方便,本文将之限定为“通过互联网,并且仅仅通过互联网制作和传播的广播剧艺术形式。”相应地,广播电台专业人员制作的,并且在广播电台上播出的,早为广大听众所熟知的广播剧在本文中被称为传统广播剧。这两个概念仅仅是一个艺术体裁上的区别,而没有任何价值判断的含义在内。

  1、从与传统广播剧的区别上看,网络广播剧创作的主体是互联网上的各个网络广播剧社团组织,而不是广播电台里的广播剧制作者。非专业性是网络广播剧概念的第一个含义。换句话说,即使在网络上传播,但却是由专业人士制作的广播剧,本文中并不将之归为“网络广播剧”的范畴。互联网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传播方式和平台之后,传统广播剧在电台(频率)之外又有了个新的传播渠道,许多过去制作的,或新制作的传统广播剧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一新的传播平台,这之中有广播电台——广播剧制作的主体——自己上传的,也有网友自发上传的,比如上海电台的《刑警803》,在一些主要的视频网站上都可以找到“源”;像几十年前耳熟能详的一些优秀广播剧,如《希腊棺材之谜》、《城南旧事》等等也很轻松地就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但这些广播剧无一例外地都是由广播电台的专业人员制作的,与网络广播剧的制作主体不是一回事。现在,网络广播剧的制作团队大大小小有一百多个,在互联网上被称为“网配圈”。据soso百科(http://baike.soso.com/v3804415.htm#4)介绍:“月玲珑、优声由色(YSYS)、水岸聆音(水岸)、决意同人(JE)、影音同话、靡靡之靡靡)、裔美声社(裔美)、剪刀剧团(JD)、翼之声(YZS)、声创联盟(sclm)……等算是老牌的社团”,另外还有清音社、耽于美音、夜晚未央等大大小小几十个新起的网络广播剧社团。这之中既有月玲珑这样拥有巨大团队的社团,也有更多的昙花一现的十几人的组织,甚至只有一个人的广播剧爱好者,但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可以归入广播剧或者说配音爱好者这个范畴,具有着极强的非专业性质,不属于任何一个官方色彩的“专业团体”。

  2、从与其它网络艺术的区别看,网络广播剧与传播广播剧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以语言、音乐和音响为手段,由机械制作而成的戏剧形式。这不仅仅从大的方面将网络广播剧与网络视频节目,网络动画(Flash)等区别开来,而且把不太容易区别的广播小说也划在网络广播剧之外。实际上,在互联网上被称为广播剧的诸多作品中有相当部分是广播小说,而非广播剧,但由于网络上对广播剧的含义并不是太明晰,所以并没有做出严格的区分,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特别是许多人因此看轻广播剧的艺术品质,甚至诋毁和怀疑广播剧的艺术价值。所以本文把那些疑似广播剧的广播小说式的广播剧排除在外。当然这里决没有轻视广播小说的意思,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并无价值高低之分,但若是混为一谈,张冠李戴,对广播剧和广播小说都明显是不公平的。

  正因为网络广播剧具有传统广播剧的艺术特性,所以有个别网络广播剧也进入了广播电台这个平台播出,比如40集广播剧《致我终将逝去的青春》,不但在一些电台播出,而且其本身就是社会团体与几十家电台联合制作播出的。现在许多电台也开始借助于网络广播剧社团来制作传统广播剧,甚至有的制作者本身就具有“双重身份”:白天是媒体的专业人员,晚上摇身一变成了“网配”。但在本文中我们把网络广播剧限定在仅仅在网络上传播的广播剧。因为网络广播剧一旦进入主流渠道,必然会受到传统广播剧的体制制约,而在性质上发生一些改变,这种“杂交”品种对于我们正确地认识和分析网络广播剧特征会起到一定的混淆影响,不利于认清网络广播剧的真面目,并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价。非主流是“网络广播剧”概念的第二个含义。

  二、同仁传播是网络广播剧艺术的基本性质

  在厘清了“网络广播剧”的概念之后,有必要分析一下网络广播剧的本质。从传播学的角度看,本文认为网络广播剧虽然也具有大众传播的特征,但与传统广播剧相比,它更具有组织传播或是人际传播的明显特点,我们在这里称之为“同仁传播”。

  首先,从传播主体看。虽然网络广播剧也是由“团体”制作播出的,但这个团体不管是多人的,还是个人的,都非常明显地,它不是大众媒体,而是由一些广播剧爱好者自发组成的,具有着很强的自娱自乐性质。他们制作广播剧没有明确的功利目的,比如为了达到什么效果,取得什么经济利益,或是为了取得什么影响力。几乎所有的制作人都是匿名的,在网络上传播也是免费的。非赢“利”性是网络广播剧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另外,由于它不是一个明确的大众传媒,因此也不受宣传任务的制约和限制,既不用做命题作文,更不会去为评奖而做,完全是从“个人”兴趣出发。在这里,广播剧真正回到了自由创作的状态,艺术本身似乎成了唯一的目的。非目的性是网络广播剧的另一个重要特点。

  所谓“同仁传播”是指由具有共同的爱好和志向,志趣相投的个人集聚在一起,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和信息,在同一兴趣的人之间进行的传播。与大众传播相比,同仁传播在传播对象上是有限定的,从传播渠道和方式上看具有组织传播的特点,而从传播手段上看又具有一对一的人际传播的特点。显然地,网络广播剧的这种特质与其传播的途径和载体——互联网的特质是非常一致的。所以,网络广播剧在性质上更倾向于互联网的传播特点,而非传统广播剧的。

  其次,从传播对象看。网络广播剧的接受者都是名副其实的广播剧爱好者或网配爱好者,不喜欢、不了解广播剧的人是不会去听网络广播剧的。在这里,“接受者”完全是一种主动的接收,而非被动的“接受”。在网络广播剧面前,“接受者”具有着完全的主动性,所以一部网络广播剧的价值和意义不仅仅取决于制作者和作品本身,更要通过“接受者”手里的鼠标体现出来,另外就是取决于接受者之间的“口耳”相传,即在互联网上通过社区、论坛、微博等方式互转互传。借用互联网的语言,我们可以将网络广播剧的这个特点称为“粉丝传播”。正是凭借这种粉丝传播形式,网络广播剧获得了远比传统广播剧更为广阔的接受群体。

  再次,网络广播剧的许多接受者同时又是制作者。传统广播剧面向的是大众,而大众是被动接受的,是极少有可能进入广播电台成为广播剧的制作者的。而网络广播剧的非专业色彩降低了制作门槛,许多“听”的爱好者完全可以成为“做”的爱好者。事实上,许多人的确是因为爱上了广播剧之后又动了自己制作的念头的,由接受者变成了发布者,这是网络广播剧与传统广播剧又一重要区别。

  最后,从传播渠道看。网络广播剧都是通过互联网进行传播的。传播的平台一是搜索引擎,如百度、搜狐等等,只要键入“网络广播剧”都会找到大量的广播剧作品。二是电驴、优酷、土豆等这样的专业资源网络平台。三是,也是最重要的是一些专门的广播剧网站,如丹美社(http://www.dramatimes.com)。

  实际上,网络广播剧的非赢利性、互动性等特点已经使网络广播剧呈现出与传统广播剧非常明显的一些区别。

  首先就是接受者在年龄上更年轻化。网络广播剧的接受者大都是从互联网而非广播电台上首先接触并了解广播剧的。如果我们不介意把网络广播剧视为传播广播剧的延续,那么,对于这个庞大的年轻的广播剧爱好者群体的存在,我们既可以感到欣慰,同时也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如何让广大的年轻听众对传统广播剧感兴趣?或者反过来,传统广播剧怎么能够吸引这批年轻的听众?传统广播剧应该向网络广播剧学习什么?或者做哪些改变和革新?

  其次是知识化。不管是对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还是自己制作广播剧,对网络广播剧的爱好者来说都需要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和知识素养。但许多人在这方面完全是靠自学成才,这也是导致网络广播剧水平参差不齐的原因之一。传统广播剧能否抓住这样一种良机和需求,让高高在上的广播剧艺术走出象牙塔,通过有计划的网络培训、作品征集、评选等方式吸引广播剧爱好者,提高剧作水平,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也是传统广播剧收复失地、进入市场、重振雄风的一条可行之路。这既是放下架子,放低自己的精英和主流身份的态度问题,更有一个如何融入、如何吸引、如何提高的能力问题。对于传统广播剧而言,二者缺一不可,而这又取决于能不能对网络广播剧的艺术特征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

  三、大众美学是网络广播剧创作的基本规律

  与港台和国外网络广播剧的发展相比,大陆网络广播剧的兴起是近几年的事。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却很迅猛。正像我们在前面提到的,目前国内大大小小的网络广播剧社团已有一百多个,广播剧作品也已有几千部(集)。那么,这些剧集与传统广播剧相比,在艺术创作特点和美学特征上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之处呢?本文对部分网络广播剧从题材、主题到创作手段、表现形式上做了一个不很全面和粗浅的分析,试图对网络广播剧的创作规律做一个尝试性的总结,也借此希望对传统广播剧创作提供有益的借鉴。

  1、题材广泛,但却偏面。网络广播剧在选材上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不拘一格。虽然大部分都是现实题材,但也不乏历史题材;既有传统广播剧中经常见到的惊险、刑侦题材,更有传统广播剧中极少涉猎的武侠、悬疑、惊悚、恐怖题材。这里罗列一些比较著名的网络广播剧的名字就可略见端倪:《致我终将逝去的青春》、《何以笙萧默》、《十九岁再见》(青春题材),《乱世倾国》、《西厢俏红娘》、《君且莫言》(历史题材,网络上称为古风剧),《哑舍》、《盗墓笔记》(悬疑剧),《北京正午》、《烟袋斜街10号》(现实题材)等等。

  然而,只要我们对这些广播剧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在表面繁荣的背后却是对现实真实性理解和认识的贫乏与偏面,真实的生活并没有在剧中得到全面的表现。不管是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其中的真实生活都被抽象成了一个主人公活动的背景,我们听到的都是生活中的美好、光明的一面,而现实中丑恶、冷酷的一面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男女主角都是那么漂亮、富有、有教养;都在事业上功成名就,从不会为金钱发愁,不会为生活中的琐事皱眉;最大的、唯一的烦恼永远都是一个:爱与不爱。听这些广播剧你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极了琼瑶剧,像极了七八十年代流行于港台的言情剧。正如传统广播剧以表现主流话语认可的题材为主一样,网络广播剧表现的往往是非主流的亚文化题材。二者表面看大相径庭,互相抵触相轻,但实际上二者在文化品格和美学性质上却是一致的,都是一种超真实的“伪现实主义”。对真实的现实生活要么回避,要么美化、伪饰,就是缺少直面的勇气,结果是前者沦为一种消遣,一种消费的商品,后者变成一种宣传,一种政治教育的工具。缺少了对真实的表现,也就失去了艺术之为艺术最基本的品格。这可能是网络广播剧给我们的第一个失望:想通过网络广播剧去了解我们生活其间的真实的社会状态是徒劳的。

  2、主题单一、肤浅,缺乏对人生、社会的深刻思考和表现。网络广播剧特定的制作团队和接受对象决定了它表现的主题大都应该是年轻人、特别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都关心的问题,应该是对人生、对社会各种问题的终极思考,理应广泛而深刻。虽然作为艺术作品不一定非要承担起原创性的哲学思考,但表现人生和社会意义的思考却是艺术之为艺术的重要价值和使命,是任何艺术作品都要严肃面对的课题。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在这些网络广播剧中我们基本上看不到作品有价值的对人生和社会问题意义的思考和反映。所有的主题似乎都是:爱情。而即使是对这个主题的表现也缺乏应有的力度和深度,大都非常肤浅,充满了陈词滥调。如同回避现实一样,这里再一次回避了人生。在这里,我们只能看到“小我”的唧唧歪歪,无病呻吟,看不到主人公对自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终极目标的探索,看不到人类永恒和普遍价值的反映和表现,当然也就更看不到剧中人物在被这些问题纠缠时表现出的痛苦和绝望、彷徨与反抗。在这些作品中,人物都是矮化的,不管外形如何“高帅富”,但内心世界却是空虚的、轻飘飘的。传统的人文价值在他们身上没有得到充分的、良好的体现,人性的光辉、人类的崇高品质也都被淹没于市民阶层的短浅目光和情趣之中。然而,回头来看,传统广播剧又如何呢?在宏大叙事的背后,不也同样表现出缺乏对人生、对社会和历史的深度思考和厚重表现吗?在所谓的重大主题表现背后不也同样表现出很难经得起推敲的思考,甚至是肤浅可笑的、错误的对人性、人生的理解和表现吗?普遍缺乏理性的对人生和社会的探索,并不是网络或传统广播剧的缺失,而是整个社会的匮乏。在一个物化的、物质主义成为理想、消费主义成为时尚、物欲成为终极追求的时代,思考注定要成为稀缺品的。所以在网络广播剧中同样找不到人生的启迪、社会的警示也就不足为怪了。

  3、表现手段充分,音乐元素运用尤为突出。我们知道,广播剧是靠语言、音响和音乐三个要素来表现剧情的。与其它艺术相比,它是唯一只使用声音要素来创作作品的,手段相对单一,表现力受到很大限制。因此,这就要求广播剧必须充分挖掘自身的表现手段和潜力,将仅有的三种要素发挥到极致,从而才能使广播剧的表现形式事半功倍,才会产生独特的艺术魅力。好的广播剧就是对表现元素挖掘和探索到极致的艺术。在这方面,网络广播剧比传统广播剧更加自觉,也更有创新,比如环境音响的使用,在剧情氛围的营造上更真实,更接近现代的审美要求。传统广播剧的室内剧美学特征非常明显,虽然也使用大量的拟音音响或现实音响,但往往忽略于创造一种环境音响。人物对话、情景推进往往听不出背景。而网络广播剧却努力追求一种环境真实,并用环境真实来表现人物真实、情景真实,这是给传统广播剧以启迪,并应努力学习的地方。但同时又必须指出,限于客观条件限制,在音响资源和技术条件的拥有上,网络广播剧存在明显的不足之处,所以在具体音响的使用上,网络广播剧往往呈现捉襟见肘的困境。许多音响或是不像或是单调,结果是使许多广播剧在音响制作上明显粗糙。比如,街道音响有是有,但却缺乏变化,感受不到“运动感”(《致我终将逝去的青春》);人声固然吵杂、热烈,但却明显地简单重复,听不出来“空间感”(《何以笙萧默》)。至于风声、雨声、脚步声等等常用的音响则更是流于简单,缺少细致的分别和恰当的使用。这些都是网络广播剧存在明显不足的地方。毕竟网络广播剧的制作者是一个非赢利团体,资金紧张,设备缺乏,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必然之事。当然,许多网络广播剧制作者也深知自己之短,更了解扬长避短的道理,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放大另一元素:音乐,用音乐来弥补音响之短。对传统广播剧而言,语言是其最大优势。训练有素、艺术修养极高的专业演播队伍是网络广播剧无法拥有的,而传统广播剧历来也把重点放在人声的表现上,把人物对话、旁白等人声要素发挥到极致,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声音表演艺术家,产生了一大批个性鲜明的声音化人物形象。相应地,在传统广播剧中,音乐的使用就略显吝啬些,使用很少,甚至不使用,至于音乐中的歌曲使用更少,而这一切在网络广播剧中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表现。许多网络广播剧甚至可以称为音乐剧,与其说是剧中含有多首歌曲,还不如说是用歌曲来联起整部作品。如《何以笙萧默》、《致我终将逝去的青春》都包含大量的歌曲,后者甚至专门将剧中歌曲单独出版了原声大碟。就是一些古装剧,也极力使用音乐元素,甚至到了泛滥的地步。比如《西厢俏红娘》,就采取旧曲填新词的方式重新演绎了家喻户晓的《西厢记》故事。

  我们通过以上对网络广播剧语言的分析,对网络广播剧的美学特征大致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首先:从总体上讲,网络广播剧具有大众文化的基本特点。它具有非主流文化的特点,不以明显的、明确的意识形态表达作为自己的主题,但却不反对、甚至是服从主流文化的话语要求,特别是对传统文化中最普遍的、最为广大基层民众所公认和接受的价值观采取了接受和赞成的态度。在审美趣味上它是符合现实社会的、甚至是落后于现实的,不思考,不超前是其基本的特点。非主流但不反主流。它不会像流行文化那样更强调反思和质疑,在审美趣味上更超前,更有创造性,但在表现形式上又与流行文化具有许多相似之处,如消费性、市场化、仪式化、狂欢化等。网络广播剧归根到底还是一种消费文化,是一种文化商品,是一种批量化生产,复制和重复是其基本的艺术特征,如果一种类型的广播剧在网络上受到欢迎,马上就会有类似的作品大量出现,以供消费者更多地消费,直到消费者兴趣转移到另外的题材上去,而其生命力的长短则取决于点击率。这也是网络广播剧作为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区别之处,没有市场(点击率)的广播剧 没有前景,很快就会消失,甚至根本就不会生产出来。时间不会留给网络广播剧,创新不会给网络广播剧留下考验的时间,它不会享有精英文化的孤独的高傲,因为它根本不具备精英文化的前瞻和原创性、个性化和深刻性。

  其二,娱乐化是网络广播剧另一审美特征。

  娱乐化的本质是现象与本质的同一化,本质的表面化,以表象为本质。娱乐并非就是泛泛而指的生理意义上的愉快,物质意义上的欢乐,同时也包含着精神上的愉悦,感官上的美感。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切把表现目的都集中于表面,取消了现象与本质二元对立的艺术都是娱乐化的产品。而网络广播剧正是这样一种艺术,它关注的是讲一个故事,一个好故事,而不是终极思考;它关注的是如何讲一个故事,好好地讲一个故事,对技巧的重视超过对思想的表达:它致力于给我们摆一个听觉的盛宴,用优美的音乐和歌曲按摩我们的耳朵,抚慰我们的听觉。给我们的心灵作一次桑拿。所以网络广播剧大都取材轻松的、娱乐性较强的,改编作品也都是取材于网络文学和流行小说,而对于那些比较严肃的作品则都采取了后现代风格的改写,以满足于娱乐的要求。

  其三,在美学风格上,网络广播剧更接近于电影。传统广播剧具有鲜明的戏剧美学特征,不管是在演播风格上,还是剧作结构,以至于制作技术上都莫不如此。传统广播剧更像是一出“听”的话剧或戏剧。而网络广播剧的制作和接受者绝大多数都是看电影、看电视成长起来的一代,受电影作品和审美趣味的影响和熏陶巨大,所以在他们的作品中表现出一种明显的电影美学特征。这除了前面说过的注重环境音响的使用外,还表现在:演播风格更生活化,人物语言(对话)更接近于日常生活,而不是戏剧腔;故事情节设置更平实,不太强调矛盾冲突,淡化人物性格的塑造,大量使用解说词和旁白、独白,特别是大量使用音乐(歌曲),常常打断情节的连续性,把故事讲述变成情绪的抒写和故事展现,这都是更倾向于电影、散文和小说的表现手法。所以,有些网络广播剧听着更像是“广播小说”,而更多的网络广播剧则更像是电影录音剪辑,特别是像电视剧。这是网络广播剧和传统广播剧在美学特征上的最大差别。

  以上是本文对网络广播剧艺术特征的初浅分析。由于网络广播剧正处于方兴未艾之际,而我们能掌握到的资料又非常有限,所以难免挂一漏万,特别是许多国外广播剧作品难以掌握,因此难免存在着证据匮乏、论证不足的偏差,所以本文中的许多观点难免存在着偏颇和不正确的地方。但如果本文能引起大家对网络广播剧予以足够的重视,甚至对传统广播剧的制作能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那么,本文的目的就达到了。

责编:万华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国广播研究会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真武庙二条真武家园二号楼三单107室
邮编:100045
电话、传真:010-86096439
电邮:xiaochen007@vip.sina.com
网址:www.zggb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