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吧>>创作者说——用爱诠释生命之美

  

  ------广播剧《天堂鸟》创作有感

  文/安徽省蚌埠市广播电视台高凌 

  在我的同龄人中,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夜幕下的哈尔滨”这部广播剧。当王刚老师的声音从黑匣子里传出来的时候,幼年的我总会专心致志,听得入了神。在那个娱乐方式匮乏的年代,广播剧带给大众的,不仅是精神世界的享受,更是想象力的延展。

  我慢慢长大,却觉得广播剧离我越来越远,只看到银屏或银幕上的那些光鲜。即使进入了广播媒体工作,对广播剧,却还是只有儿时记忆中那些残存的认识。直到今年初接到要制作广播剧的任务,我才开始重新接触这个险些被边缘化了的艺术门类。

  我们要制作的这部剧的主角,是在殡仪馆工作的一群女职工。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殡仪馆”这三个字的含义,多少有那么点不吉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经做过一篇描写殡仪馆女工为题材的社教节目。没有想到一年之后,当接到任务,要创作一篇同样题材的广播剧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忐忑。不止是我,几位参与创作的老师也是如此。在去殡仪馆采风的路上,导演编剧们在车上就开始讨论。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一个领域,是艺术作品中鲜有涉及的,但有一部现成的标杆,那就是在2009年获得第81届最佳外语片奖的日本电影《入殓师》。

  蚌埠市殡仪馆正如人们想象中的样子,苍松翠柏、简洁的告别大厅,肃穆宁静,这是一个送逝者远行的地方。可是殡仪馆的后院却是送殡者不愿意进入的禁区。那里有我们望而生畏的遗体处理室、火化炉,那会激发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忌讳。

  可是,当这群活泼的女殡葬工们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有点意外。在她们的讲述里,我听到了一个又一个让人动容的故事。那些故事中的人物充满着活力,独特而鲜活。就像是你一觉醒来本以为外面是一个阴霾天,拉开窗帘,却意外地照进了满室的阳光。

  于是,我们的剧本中就出现了几次纠结后依然坚守的遗体整容师唐静、自尊自爱享受生活的葬礼主持人娜娜。剧本以唐静的生活为主线,叙述了几次她在工作中重要的转折点,为爱情想过放弃,为亲情想过离开,可是最终,爱的力量战胜了一切。而这份力量就是殡葬工作的意义所在。当唐静为了爱情要辞职的时候,逝者母亲的一个感激拥抱,让她顶着来自婆婆的压力,留了下来。儿子吴忌的同学郊游时落水呼救,解放军刘勇为了救他而牺牲,这时,正是她为了儿子的不理解要辞职的时候,当烈士的遗容在她手里重新恢复英俊威武的时候,儿子释然了,他理解了妈妈的付出,也接受了妈妈的工作。在剧中,编剧不仅心思细密地设计矛盾冲突,更是用心良苦地做了一些特别的处理,如在给刘勇整容时,与烈士间,跨越了生死两界的一番臆想中的对话,探讨着生与死之间的意义。

  剧中的配乐值得好好写上一笔。死亡,是每个人都迟早要面对的。是殡葬工们送人们走完人生旅途中的最后一程,让那些已经冰冷的身体再度焕发出生命的光彩,那份静谧地美,是人生中画下的最后一笔浓墨。可是在那份工作背后,他们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和酸甜苦辣。作曲老师被剧情打动,创作出了相得益彰的四十多段配乐。这些长长短短的音乐,以大提琴和小提琴的弦乐为主,穿插其间,成为了跳跃在故事中的会说话的精灵。

  正如获奖影片《入殓师》一样,在这部剧中“死亡”是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然而“死亡”却绝非影片真正的主题,“死亡”在这里单纯的只是一个窗口,透过这个窗口所能看到的,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这群女殡葬工作者在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阐述着一个真理:真正的生命应该充满着热情、充满着奉献、有理解的渴望、也有交流的诚心。广播剧,其实可以和电视剧电影一样,值得一遍又一遍品味。而更甚者,它留给了我们更多的想象和思考。》一样,在这部剧中“死亡”是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然而“死亡”却绝非影片真正的主题,“死亡”在这里单纯的只是一个窗口,透过这个窗口所能看到的,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这群女殡葬工作者在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阐述着一个真理:真正的生命应该充满着热情、充满着奉献、有理解的渴望、也有交流的诚心。广播剧,其实可以和电视剧电影一样,值得一遍又一遍品味。而更甚者,它留给了我们更多的想象和思考。

  目前,本剧已经制作完成。听剧的时候,我总觉得,姑娘们就像是,在一个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辛勤忙碌着的鸟儿,而在她们背后,是斜斜照进来的阳光。

 

责编:万华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国广播研究会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真武庙二条真武家园二号楼三单107室
邮编:100045
电话、传真:010-86096439
电邮:xiaochen007@vip.sina.com
网址:www.zggbj.com